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学科教研 >> 小学语文 >> 内容

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今译_小学语文_学科教学_德阳市教育科学研究所

时间:2013-5-5 12:33:54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 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今译 ☆冯学敏☆【心经古文】观自在菩萨。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。照见五蕴皆空。度一切苦厄。舍利子。色不异空。空不异色。色即是空。空即是色。受想...

 

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今译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冯学敏

【心经古文】

观自在菩萨。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。照见五蕴皆空。度一切苦厄。舍利子。色不异空。空不异色。色即是空。空即是色。受想行识亦复如是。舍利子。是诸法空相。不生不灭。不垢不净。不增不减。是故空中无色。无受想行识。无眼耳鼻舌身意。无色声香味触法。无眼界。乃至无意识界。无无明。亦无无明尽。乃至无老死。亦无老死尽。无苦集灭道。无智亦无得。以无所得故。菩提萨捶。依般若波罗蜜多故。心无挂碍。无挂碍故。无有恐怖。远离颠倒梦想。究竟涅磐。三世诸佛。依般若波罗蜜多故。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故知般若波罗蜜多。是大神咒。是大明咒。是无上咒。是无等等咒。能除一切苦。真实不虚。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。即说咒曰:揭谛!揭谛!波罗揭谛!波罗僧揭谛!菩提萨婆诃

 

【文题破解】

《般若bō rě波罗蜜多心经》(简称《心经》)是一部关于“妙智妙慧,度生死苦海到涅槃彼岸的核心纲要性经文”。它是唐朝通晓“经、律、论”三藏,得“戒、定、慧”三学的高僧法师玄奘,(俗姓陈祎的人),于唐太宗贞观三年(公元629年)始,历时数十载,从中印度国那烂陀寺的大小乘经、律、论共500多帙,600余部中精要而来。

只有260字的佛教《心经》,是世界上篇幅最短、含义最深的宗教经典。《心经》破解人生真相,可谓一字千金,字字珠玑。本人耗时数日,将古文《心经》用现代汉语翻译出来,希求更多的人了解这部深奥的经典之作,从而从古典宗教的视野去洞见人生真境,或许会在不知不觉中改变命运,进入胸襟开阔、妙不可言的快乐境界。

 

【正文意译】

观照自心,不为世间万物所动,心中常能住寂,又能慧天悯人,以大觉有情为己任,自己已经得到解脱,并能使他人也得解脱自在。

这样的功行是一步一步由浅而深地达到的。

先是要求自心常在,扫除妄念,专住佛境, 眼只见佛色,耳只闻佛声,身只对佛境,这样才能发现真心。进一步,则要求心得自然之后, 又能在无意中作意念守持,不为外界所牵动。 知道所谓心想, 无非是妄想孽缘影子。再进一步,扫除妄情, 观照现前的身心世界, 一眼看透。一切意念也无非自心所现,浮光掠影, 亦如镜中像,水中月;一切声响,如风之过树;一切境界,如云在空中,都是幻化不实的。 不仅外面的世界如此,内心的妄情何尝不是如此呢?一切爱恨种子、习气烦恼也都是幻化不实的。于是,起先要用意念来克服的心,现在就是不用心意守护也达到了空。一旦境也空, 心也空,心境两忘,便升入了一个新的阶段。更进一步, 连此境界也可以抛弃,便可以达到空的心和空的境都已扬弃,功行纯熟而转深,勇猛精进,便可以使一切人为的妄念消除, 生出妙智妙慧,达于涅槃彼岸。

此时此刻,就仿佛是在黑暗中有光明照耀,能够洞见众生积聚的“有形有相的事物”,洞见“领纳感受种种境界”,洞见“心中思想种种相貌形状”,洞见“一切所作所为”,洞见“对所感觉的对象分别所起的认识作用”,也就是洞见“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”五蕴,等等所有,均为不实在,均为虚空。

当觉悟到这一切的虚空能使真心昏昧的时候,便能度脱一切逼迫身心的苦恼灾厄。苦厄起于生死,生死因结聚五蕴而存在,因之不能返观五蕴的虚假不真。由于认识有如是的错乱,难免受到痛苦烦恼。痛苦烦恼不得清醒的认识,不免要起惑造孽,结果便陷入了更深的魔道。因而轮回生死,现世执有五蕴,未来招致生死苦厄。

如果能够感悟五蕴都是虚假幻化的妄想,扫除一切魔缘,自然心中清净,生出智慧,就只有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。

然而,释迦牟尼门下持戒多闻、善解佛法、“智慧第一”的十大弟子之一的舍利佛啊,时时在警示众生:般若波罗蜜多法门,非有深心智慧者而不能领悟!

 

空与色本来就是不可以分割的整体。“色”即形色、色身等。 也可以说就是前面说到的一切有形有相的东西。简言之,就是一切物质形态。 “空”指虚空,真空。“空”的意思并不是说没有色就是空, 或者说“色灭为空”,不能说除掉了世间一切事物就可以达到空, 因为“空”并不是空无所有,不是虚无。“空”是色的本体。

以色为完全的实相观照,固然肤浅; 而将空作为完全的虚无, 同样也背离了释迦牟尼的教导。世间一切事物无不处于前后无际的因果系列当中,这是一种能够认识到或者感受得到的确实存在,但又看不见,摸不着,好像又是虚无的。所以说,真空不是空,真有不是有。 空不是色灭亡之后才有的,空与色本来无异。空是色的规定和依赖,因而真空即是妙有。

空也不是突兀的空,它落实在色相之中。色也并不是荒谬的事物,它们自身就包含了世界本质的真性,即空性。没有空,也就没有色的去处。在一切诸法当中,色与空是相互同一的。世间无一物不空,世间也无一物不实。这就是空和色的相对性。世间一切事物无不具有相对性,从这个意义上说,无不依止于相对性。离开相对,也就是离开了“空”,事物就会堕入虚无,堕入真正的无根无据无着落。正是从此意义上,才说“空即是色”。

色具有相对性。犹如风中的烛,枯树的叶,不定何时就会熄灭,何时就会飘落,哪里能够永恒呢?物质之色先天包含着不稳定,包含着“短命”。连人的肉身,也不过是相对的存在,假缘暂住,给人一种虚幻的实在而已。所以说“色即是空”。这一命题既是佛祖广释般若法真谛的开端,更是佛教八万四千法门的要义。

由此,可以引出“受、想、行、识”的进一步推论。五蕴当中,色蕴为首,色蕴如果本性是空,则“受”“想”“行”“识”也就不难理解为因空性而生,因相对而无,从而归为空的道理。总而言之,一切形色之有,无不是真,因为它们是相对的存在;又无不是假,因为它们无不包含着那相对的空。

然而,释迦牟尼门下持戒多闻、善解佛法、“智慧第一”的十大弟子之一的舍利佛啊,时时在警示众生:般若波罗蜜多法门,非有深心智慧者而不能领悟!

 

人的心中因五蕴集聚,便生出私欲,遮蔽真性,才会有种种执著,才会视所见、所闻、所嗅、所触为真,才会以五蕴为实有。无论采取何种方法,只有达到妙智妙慧才能断除迷惑,才能把握“真空实相”。

若明了五蕴真空,便无法可生。若法不可生,自无法可灭。一旦进入到妙智妙慧的境界,无妄想心,就不会有生有灭,也就无需求离苦厄,也就没有度脱苦厄一说了。

垢与净本来是两相对立而存在。没有脏何谓净,没有净何谓脏?烦恼、贪嗔是垢秽;已断烦恼,没有贪嗔,为清净。恶缘为垢,善缘为净。圣人了达空性实相,不受拘于五蕴,不受诸法色相影响,没有垢也没有净。

世人的本来心量,如大海一样宽广博大,含容万物,蕴育万机。但只有圣人才能把本来的心量显示出来,不为事事物物所遮掩。本有的心量并非修行而有,而是修行而显,所以说心量不会因为觉悟而增另加一分,也不会因为迷妄而减去一分。无论凡夫,无论圣人,佛性本有,真心俱在,人为地增一分或减一分都是不可能的。

一切存在都是相对,是依赖。真空实相中的五蕴诸法,都是虚妄而生,不可以用生灭垢净的心去追求。

彻底了悟真空实相的圣人,不再追求受、想、行、识的心法。连他们的因缘本身也视为空,其中自然没有挂碍之色法。只有勘破般若甚深法,才能无幽不洞,无暗不除。

如此,也就不会受“六根”“六境”的蒙蔽。

“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”称“六根”,也称为“六情”,为“十二处”的“内六处”,“十八界”的“六根界”。 “六根”能够摄取相应的“六境”, 即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;生长出相应的“六识”, 亦即:眼识、耳识、鼻识、舌识、身识、意识。六根有着向外的取著倾向,众生由于外务,所以易于不知所归,因而真性蒙蔽,丧失本有佛性。

“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”六者,称为“六境”,它们是六根作用时不可少的境界,即眼能视色,耳能闻声,鼻能嗅香,舌能尝味,身有所触,意有所思所念。

总之,六境包含了一切可认知的对象。“六境”有引诱众生心思向外的可能,它们易于蒙蔽众生本有的真心。由于有污染性,所以又称为“六尘”。因而“六境”又叫“六尘”。

“六根”与“六尘”的相互作用使众生生出了种种虚妄分别心, 造作种种孽因, 感受种种果报。

如果能够了解引理六根六尘,,最终能够做到:眼见色尘而平等如一,视天界地狱相等; 耳闻声尘而不作分别,无论是毁是誉,不欣喜、不沮丧;鼻闻香尘而不作分别,使厕室化作香殿;舌尝味尘而不择甘苦;身感触尘而能够令刀箭化为天华;意触法尘,而不随逐诸法,心中自定,陶冶涵养,终归显出真心本性。

同时也就能摆脱从“眼界”到“意识界”的一切根尘识界,了然本来是空。

“六根”“六识”“六境”三者共“十八界”。依次为:眼界、耳界、鼻界、舌界、身界、意界;色界、声界、香界、味界、触界、法界;眼识界、鼻识界、舌识界、身识界、意识界。十八界是以人的认识为中心, 对世界一切现象和事物所作的分类。 一人一身即具此十八界。 其中的六根有认识功能,六尘作为认识对象,六识则为随生的感受与观念。然而,这些从本相上来看,不都是虚空吗?

十八界是一切苦厄烦恼的原因。世间一切事物无不因为这三种作用变化,互成因果,辗转无穷。只有修得甚深般若妙法,慧眼时刻观照,才能达到真空妙境。

达此境界,也就不再追求一己之私的解脱,不会只追求了悟生死。才会悲心大振,无意于摆脱个人的十二因缘桎梏,积极投入世间,上行下化,决心不度空地狱,誓不成佛!只要达到真空妙境,扫除一切执著,也就空除了十二因缘。

佛教“三世轮回”中有一条基本理论,就是“十二因缘”,又称“十二缘生”。“无明、行、识、名色、六入、触、受、爱、取、有、生、老死”称为十二支。从“无明”到“老死”之间的相互关系就是十二因缘。

《俱舍论》卷九对十二支的关系,也就是十二因缘进行了详细的阐释。概而言之,十二因缘中的各个环节,是互为因果的,人类之所以陷于悲剧,人类的痛苦所以没有终了之时,都由于它的纷繁纠缠。

缘觉罗汉悟得生死转回的苦趣,能够逆观生老死苦的境界:以生为因,生以有为因,有以取为因,取以爱为因,爱以受为因,受以触为因,触以六处为因,六处以名色为因,名色以识为因,识以行为因,行以无明为因,而无明以真空妙性为体。若能返妄归真,返本还灭,便无明灭,由无明灭,便有行、识、名色、六入、触、受、爱、取、有、生、老死也都随之而灭。这是缘觉罗汉修行观照的境界,叫做“还灭门”。

缘觉罗汉认为十二因缘为实有,便用功去消灭它,而大乘菩萨以般若妙慧观照这一境界,以为其未必是实在之体,应视同大虚空一般。

因此,也就没有了一切苦恼的事和导致这些苦恼的原因和消除的方法。

世人所以有苦恼,都因为以“我”为基础和出发点,因有“我”,故执著我有与我所有的妄想,一切争夺欺诈、穷奢极欲无不因之而起,也无不因之而导致更大的痛苦。世间的快乐,说到底也仍是苦,正所谓“乐是苦因”。

人追求乐,所以一定会招来苦果,自作自受。罪孽只能自己为自己消灭,这是“灭谛”;要消灭罪孽,只有依据一定的方法,此为“道谛”。道谛为正道修习法门。这个法门又可以简单地说成“知苦、断集、修道、证灭”。

 

人人皆有本觉真心,智慧本然,不假修行。只要不起妄念,不作分别,也就恢复了本性和真心,就能返观自性本空,除去五蕴、十二处、十八界等等智慧之障。障碍一除,本心显露,自成佛果。

佛果有四种:缘觉、声闻、菩萨、佛。在凡夫看来,入了菩萨阶次,功行很大,智慧非凡,已经很了不得。但在菩萨本人看来,这不过是还了本来面目,并没有什么智慧可言。其实不过是回归本来寂寥而已。知而无知,才是真知;得而无得,才是真得。

从这个意义上说,修佛其实是复性。既然智慧本来就在心中,修般若也就不必刻意追求执有,不能迷妄偏执。所以《中观》上说:“大乘说空法,为离诸见故,若复见于空,诸佛所不化。”也就是说:众生执有为病,证空是除病的药草,有病既除,空也随之消灭,正如病愈而不再用药一样。

如果明白这点,为什么说五蕴、十二处、十八界等等诸法本性是空也就不难理解了。还可以明白,缘觉所修的十二因缘法门,声闻乘所修的四谛道理,二乘菩萨所修的六度万行,都是假设,都是譬喻。但这是得了大道之后的返观,是回首下看的结果。若众生尚在修行路上,就宣布佛说十二部经原本虚拟,那就是信口雌黄。

修行之人,依法修持,一步一趋,待到功德圆满,机缘成熟,自然真心常住,其中既没有丝毫虚妄,也就没有什么解脱无碍,生死惑尽,安乐现前,这就是大乘菩萨亲证后的境界。

大乘菩萨是能依之人,般若波罗蜜多是所依之法。菩萨依照般若法门修行,没有了物欲牵挂妨碍,没有了惊恐怖畏,远离那些不符合真实的妄想,达到至极地位。观照真实,最终达到人空、法空、空空,三障尽除。

人空则境空。境因心有,境依人而立,人尚不得,何来依人的境?勉强地说,无人之境本来寂寥,荡然无存,仍然是空。从法空一面说,观境自然不见境,境不妨碍妙智,观心也不见心,惑不碍心,心境两空,于是心中没有任何牵挂滞碍,也就不致生出惊恐,没有死的怖畏。既已断尽恶因缘,心便常定不乱,远离七颠八倒,昏烦扰乱和幻妄,得解脱,得通达,证常乐我净,得究竟涅槃。

究竟涅槃是大灭度。大,谓其法身清净圆满,普遍显现于一切方所。由其无处不存,所以为“大灭度”。“灭”是解脱,摆脱世间一切事物的妨碍,心中没有欲念,故谓之“灭”“度”,也即是“般若”,即照破众生长夜痴暗的智慧光明。

诸佛也是依赖般若法才得到“无上正等正觉”的菩提智果。对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三者自觉、觉他、觉行圆满。只有佛陀三智圆明,五眼洞照,始觉与本觉合而为一,能转生死为涅槃,化烦恼为菩提。

按佛教的说法,凡夫所缺的是全部三种意义,而三乘菩萨所缺的是后两项,只有佛才能做到三项具足。

 

从上面的论述可以看到般若波罗蜜多有如此强大的功用,脱生死苦恼,驱除烦恼魔障,所以“是大神咒,是大明咒,是无上咒,是无等等咒”。

咒的意思是“有力量的语言”,“能成就除恶生善的事实”。佛教认为,不断地念咒,就会受到这语言的熏习,便是一种熏修,不知不觉中就受到了教化。这里说佛陀以慈悲心说显密法,以法味熏习一切众生,愿他们如同佛一样也得正觉,在潜移默化中超凡入圣。另一方面,又因甚深般若的道理难以显明说尽,唯有密证一途,所以称作“咒”。咒,已经有“神”的意味。

“大明咒”,谓其能破长夜痴暗,照彻一切皆空,无所遮蔽,如同日光照世;“无上咒”,指世间、出世间无有一处超过此法门,若依此法门修行,便能证得“无上”的佛果;“无等等咒”,说没有一法能与般若相等,般若法是佛的修行心要,是圣中之圣,依此修行是无等等的途径。修般若法,能破色法心法,无牵无挂,不但明心见性,并可以径此证佛果,尽除一切众生所受的苦厄灾难。所以说,般若法门“真实不虚”。

 

【密咒直译】

本部经文,从“观自在菩萨”至“真实不虚”为显说般若。“揭谛!揭谛!波罗揭谛!波罗僧揭谛!菩提萨婆诃!”此段咒语则为密说般若。

佛法本来分为显密两种。显明者,佛经借世俗文字语言传达道理,示现于人,导人修持而得利益。秘密法,则含有咒语这样的方法,佛法的本质在至极之处是不可说的,佛只是为了众生利益才不得不说法,那神妙不可说的秘密只有借咒语来教授了。秘密法门之一的陀罗尼(咒语),凡夫不能理解,只好不作汉译。

依法藏大师所说,此四句分别可以释如下:“揭谛”者,此处为“去”或“度”之意,这也就是甚深般若的本有功能,度众生于彼岸;重复揭谛二字,无非是自度度他的意思;“波罗”意为“彼岸”;“波罗揭谛”者,“度到所欲之彼岸”的意思;至于“僧揭谛”的“僧”,意为“总”或“普”,因而“波罗僧揭谛”的意思便是“普度自我及他人都到彼岸”;“菩提”为“觉”;“娑婆诃”即“速疾”也,意谓依此心咒,速疾得成大觉。只要默诵此密咒,就在不觉不知的状态下超凡入圣,所以才说,此咒即般若,而般若即是咒。

 

【全文总括】

《心经》一卷,说尽了《大品般若》六百卷的义理。佛教化众生,随机引导,由凡夫至佛界,修行的法门因人而异。若众生有迷于色法远甚于心法的,佛为之说五蕴合色而开心法门;若有迷于心法而远甚于色法的,则说六入十二处合心而开法门;若有众生迷于色法与心法二者不能自拔的,则为之说十八界的虚妄义;若众生有不迷于色法及心法的,又为之宣说一切诸法因缘而生,因缘而假,因假而得中道的含义。

总之,众生有异,是因为心不能照见诸法实相;所以不能照见,是由于根尘显现且相互纠缠,所以执有执无,失却般若光明,起惑造孽,陷于六道轮回,受苦无穷。若能回光返照,依般若法修行,功夫纯熟,自能自见本性,自显圣性,从而照五蕴为当体空,照十二因缘为缘起空,照一切诸法为自性空。得三智,即一切智,一切种智,道种智。

以此三智观照诸法,可以了然。声闻四谛法、菩萨六度法、大乘菩萨的究竟解脱、佛的菩提大觉,都是真空所摄。一切法空,一切圣解脱法空。因为一切法原本不生不灭,也就不需要解脱,无需转染成净。世间与涅槃,生死与烦恼,佛与众生平等一如,了无差别。得此三智,强以了直空妙有,得中道之旨,这也就是摩诃般若。至此,也就显出了众生本有心性和灵光,其所照显,竖穷三际,横遍十方,这正是观世音菩萨修行甚深般若的亲证境界,也就是全部般若经类的义趣所在。


作者:佚名 来源:不详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文章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德阳市教育科学研究所(www.dyjks.com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15658475@qq.com 蜀ICP备06012040号